还记得周岩吗?

她曾被称为“花季毁容少女”

2011年9月17日。

她被一位男同学尾随到家。

一进门,男同学就朝她头上浇打火机油。

趁她不备,他立即点燃,火苗一燎而起。

不到30秒,她头上被烧成一团火球。

纵火的男同学叫陶汝坤。

他是“官二代”,曾多次向周岩表白。

或当面表白,或写“非主流式”情书。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长得像娃娃一样的女生。

但是十几年来,从没碰到过。

但是自从看到你呢,我便深深地被你迷住了。

为了你,我不择手段,为了你,我用尽浑身解数……


图源:在人间

纵然他再深情,还是屡次被周岩拒绝。

因求爱不成,他恼羞成怒,悲剧发生。

经过7天7夜的抢救,周岩才捡回一条命。

可整个人已面目全非。

脸部、颈部、胸部严重烧伤,一只耳朵烧没了,全身烧伤面积高达28%。


她原本是个甜美的花季少女。


然而,所有的一切在烈火中烧毁。

那时,她才16岁。

这件事情曝出后,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

所有人都呼吁严惩纵火者。

可天不遂人愿。

陶汝坤没被严惩,他家人坚决不露面、不赔偿、不道歉。

周岩父母没办法。

目力所及之处,全是绝望。

后来,周岩身体上的伤慢慢痊愈。

可她的人生轨迹彻底被改变。

如今,10年过去了,她还好吗?


送到医院后,周岩还不知道伤得有多严重。

直到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下巴和胸部黏连在一起。

双手分不开。

所能看到的皮肤,全是一大片红肿的伤痕。

整个身体只有肚子和左小腿稍微好点。


她父母骗她说,过段时间就好了。

可她始终骗不了自己。

“当看到身体上的斑纹长出来了,就感觉完蛋了。”

而这,还只是煎熬的开始。

她需要反复做植皮手术,前前后后做了将近20场手术。

同时,还要在身体里埋扩张器。



图源:网络

扩张器像个小砖头,不能压,即使是睡觉,也要保持不变的姿势。

一直到扩充出皮肤,用来修复疤痕。

她母亲每天都要帮忙在植皮处擦药膏。

由于直接触碰到伤口,她疼得大声惨叫,双腿乱踢。

这种折磨,她每天要经历多次。

如果不好好护理,伤口便会受感染。

一感染,就要进ICU。

而更致命的是,疤痕溃脓。

她有两处疤痕常常发炎流脓。

专家说,如果长时间不治疗,可能会得皮肤癌。

疼痛如影随形。

她再小心翼翼,行动能力依然受限。

吃饭、洗脸、上厕所……对她来说,都是很艰巨的任务。

每次洗脸,她想把毛巾拧干,可根本使不上力。

看着滴水的毛巾,她气馁地说:

“我明明用了吃奶的劲啊。”


她使用起筷子也很困难。

只要一拿起筷子,手指之间就会被不断拉扯。

她撕心裂肺地哭喊:

“我真的受不了了,太疼了。”


那段时间,全是剥皮割肉的疼。

她度日如年。

因无法忍受疼痛,她想到自杀。

有一次,她在ICU,伤口突然大出血。

正常人第一反应可能是大声喊医生。

但她没有。

她说:

“看着血啪嗒、啪嗒一大滩掉地上,好开心啊,血流完就解脱了。”

幸亏医生及时发现。

还有一次,她试图咬舌自尽。

可她根本没有力气。

她常常看着窗外发呆。

每当这时,母亲都赶紧过来关窗。

母亲怕她想不开,反复开导她:

“你哪怕自己不想活了,为了爸妈也要活下去,如果你死了,我肯定也活不下去。”


也许是母亲的话“唤醒”了她。

她开始学着接受现实,配合治疗。


可又一大“难题”接踵而至。

那就是巨额的医疗费用。

事发后,周岩母亲辞掉工作,父亲一个人在外打工,撑起整个家。

可这何其艰难。

单是住院3个月,就花了33.8万元。

家里积蓄掏空,借遍亲朋好友,社会好心人的捐助也花完,还远远不够医疗费。

没钱治疗,她被迫出院。

这还只是前期的治疗费。

后面的护理费,才是天文数字。

周岩母亲向陶汝坤父母求助,一次次吃“闭门羹”。

陶家人的一系列操作,让人迷惑。

陶家人称,想要赔偿可以,但必须先签一份协议。

这是什么协议呢?

周岩母亲说:

“协议中称120急救电话是陶汝坤主动打的,周岩去医院是陶汝坤送的。协议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

事发后,陶家人压根没露面,何来的主动送医?

陶家人无非就是想替陶汝坤减轻罪责罢了。

周岩母亲拒绝签字。


图源:周岩母亲微博

陶家人继续耍赖皮。

实在走投无路,周岩母亲决定向公众揭开陶家人的“画皮”。

她在网上写下一篇长文。

字里行间,满是无奈。

“希望广大网友和社会给予帮助和关注,帮助我一个走投无路的母亲!”


图源:周岩母亲微博

一石激起千层浪。

陶汝坤父亲迅速作出回应:

我是合肥市审计局职工。

由于教子无方,儿子陶汝坤给周岩及周岩一家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伤害和痛苦表示深深地愧疚,并对广大网民深表歉意。

我会竭尽全力为周岩治疗。

我将接受法律的判决,绝不回避我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可实际上呢?

他什么都没有做,赔偿没有,道歉也没有。

种种行为,实在令人寒心。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北京一家整形医院向周岩伸出援手。

医院承诺为她免费治疗。

手术费用免除,药费自费。


但让人意外的是,给周岩做了9次手术后,院方态度突变。

无论是关于修复皮肤的咨询,还是后期手术的安排,院方要么不予理会,要么敷衍道:

“我们不了解情况。”

周岩后知后觉,似乎理解了对方的“为难”。

“事件发生时,我是新闻当事人,所有人关注。喧嚣过去,生活总会重归现实。”

人群散去,可她的生活还能回到从前吗?


答案是否定的。

周岩知道,不可能永远待在医院,也不可能永远躲在父母背后,终究要面对外面的世界。

2014年8月,她决定走出医院,走到人群中。

那天,她戴着围巾、口罩和帽子。

一推开门,迎面走来2个女孩。

她们看到周岩后不断尖叫,“鬼啊”。


那一瞬间,周岩只想蜷缩到无人的角落。

她愣了几秒,扯了扯围巾,把自己包得更加严实。

她以为,把疤痕挡住,就不会吓到别人。

却不知,有些东西再怎么掩饰,也无法遮挡别人的视线。

她去搭地铁,刚坐下,旁边的人“唰”一下躲开了。

她说:

“感觉我就像个瘟疫,他们在躲一个怪物。”


有时候,外面阳光明明很刺眼,她却觉得寒风彻骨。

突然泪流不止。


比起身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折磨更为致命。

她不敢与人交流,画地为牢。

当时,她想去学画画。

朋友介绍她到一个画室去学习。

去画室的第一天,她很忐忑,害怕面对人群。

可怕什么就来什么。

老师让她做个自我介绍。

她愣住了好久,才低着头轻轻地说:

大家好,我叫周岩。

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没有传出嘲笑声。

她畏手畏脚找个位置坐下。

周围同学画得惟妙惟肖,她却连笔都拿不住。


庆幸的是,同学没有把她当异类,而是陪她聊天,鼓励她。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啊,你看那个新来的同学,手就好像是那种天生的,类似于小儿麻痹那种,蜷在一起,特别特别小。可她画得很好呀。”

渐渐地,她变得不再郁闷。

可很快,她又被职场打回“原形”。

为了补贴家用,她想着去找份工作。

每当走到公司门口,别人总是露出嫌弃的眼神。

去了好几家公司,无一例外。

她不敢说话,缓缓转过身擦拭眼泪。

所有的坚强,在那一刻土崩瓦解。

未来的路还很长,要如何走下去?

这是周岩面临的问题。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朋友跟她说,怎么不试试做微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她联系到一家化妆品公司。

确保产品的品质后,她做起代理。

她负责接单,母亲帮忙打包产品。

渐渐地,订单越来越多。


有人开始发现,她是被“官二代”烧伤的女孩。

她的微店火了。

但随着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恶评和咒骂。

“你这个臭婊子。”


图源:人物

“还喜欢富二代吗?”

“你就是个垃圾,炒作狗,活该被烧。”


“去死吧,贱人。”

“是不是毁容之后,搞起破鞋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了?”


“做微商头目还真是有前途。”


有的普信男迫不及待秀智商。

“你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嫌弃我?我能要你,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图源:人物

甚至还有人直接上升到“受害者有罪论”。


各种言论,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但她已无暇顾及太多。

她要拼命挣来一个正常的人生。

“说再多又没人能替我承担,还不如自己拼命。我不应该得到这样的人生,虽然现在已经变成这样子,但我还想要通过自己努力,去得到一个正常的人生。”


周岩的“重生”,经历了凤凰涅槃般的痛苦。

可悲剧的始作俑者陶汝坤呢?

2012年5月10日,他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零一个月


2016年,获减去有期徒刑一年。

他已于2021年10月17日出狱。


图源:搜狗百科

刑期比受害者的“康复期”还要短!

极其讽刺。

周家人不禁担心,陶汝坤出狱后会不会再度报复?

没人知道。

但陶汝坤的狱友,曾透露他在狱中的状况。

“他经常独来独往,他会莫名妙,非常极端地朝别人发火。在少管所,他是小霸王的角色。别人干重活,他却在乐器队。”


图源:新京报

原以为他会改过自新,没想到,依然是目中无人的恶魔。

为了以防万一,周岩父亲用螺丝把家里的窗户钉死。

母亲嘱咐她:

“如果一个人在家时,有人摁门铃敲门也别开门。”

如今的她,还会恐惧。

那梦魇般的一幕,还经常出现在梦境中。

可她已经那个不是16岁的少女。

她曾在微博晒出一组写真。

身体上的伤痕仍触目惊心,但她说:

我还是那个期待橘子味儿果汁雨的girl,
总想哭却不敢哭出声,
嘘,天快要亮了,
一切都会好的。
你要做最坚强的孩子,
才能看见阳光。


是啊,太阳总会升起,天总会亮。

她也努力从伤痕累累的身体里,长出全新的自己。

她努力工作。


她不再畏惧人群。

而是迎着阳光,给自己化妆,直面伤疤。


她不再为非议争辩。

而是摆平心态,看淡所有。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有自己的人生,不会因任何人而发生改变。身边见过更多比我更苦的人,他们努力后改变更大。我只是浮尘,不足挂齿。”


5年前,她有两个心愿。

一个是,将来创造一个服装品牌,取名叫“岩色”。

她想给世界留下更多“岩色”。

另一个是,希望以后媒体报道中的她,是考上了大学的周岩,是创业成功的周岩。

这两个心愿她一直记得,并为之努力。

所以,在文章的最后,一起为她送上祝福:

“事业学业双丰收的周岩,世界因有你的‘岩色’而越来越美。”